當地時間11月18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召開新聞發佈會表示,他將於11月21日解散眾院。
  中新網11月22日電 據美國媒體報道,日本眾院於21日正式解散,這是安倍經濟學的終結嗎?如果是,那它為什麼會失敗?有分析認為,安倍提前大選的目的是削弱財務省的影響力。通過把增稅政策作為選舉的首要議題,安倍晉三可以逼迫自己政黨中那些與財務省看法一致的人士轉而支持自己。
  在日本,人們提出了這個問題。雖然大多數專家都說,他們認為日本經濟在反彈,但幾天前,政府的會計師們宣佈,日本經濟已陷入嚴重衰退,令大家震驚。
  經濟學家和政治專家們說,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會拋出一個日本領導人以前遇到過的難題,讓他們在兩個相互衝突的政策——貨幣刺激政策,還是財政緊縮政策——之中做出選擇。而領導人之所以難以決斷,是因為圍繞一個問題的激烈辯論:在日本嚴重的經濟困境中,哪方面更加危險?貨幣刺激政策的支持者們認為,通貨緊縮的螺旋式下滑更加險惡,因為它導致了兩個“失去的十年”,期間經濟增長停滯,而財政鷹派人士擔心不斷膨脹的國家債務會摧毀日本的未來。
  這也是兩股政治力量之間的拔河,其中一邊是首相安倍晉三等人,他們支持用政府支出和激進的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增長,另一邊是強大的財政省,要求在預算上嚴守規矩。
  今年早些時候,為了試圖平衡這些互相衝突的意見,安倍晉三同意了上調銷售稅的計劃,儘管有人警告說,此舉可能會扼殺他苦心經營的脆弱的經濟複蘇。由於事實似乎證明瞭這些警告是正確的,安倍晉三變得更加聚焦於刺激政策了,他推遲了第二次調稅措施,並要求提前選舉,以便為他的增長戰略爭取支持。
  但還有第三種觀點,認為平衡的預算和孤立的重大刺激舉措都不足以帶來持久的經濟複蘇。這種觀點的擁護者表示,真正需要推行的,是痛苦的市場開放改革,安倍晉三迄今未能在這方面採取行動。他們說,到目前為止,安倍經濟學所做的,只不過是給經濟短期充電。
  “迄今為止,安倍經濟學只是在小打小鬧,”東京法政大學(Hosei University)的經濟政策專家小峰隆夫說。“它的成敗取決於安倍晉三是否可以推行長期的結構性改革。”
  僅僅幾周前,人們還在交口稱贊安倍經濟學,認為它是發達國家中罕見的成功案例,因為許多發達國家似乎存在同樣的弊病:接近於零的增長率和被稱為通貨緊縮的惡性價格下滑。安倍晉三兩年前上任時,迫使央行向市場註入大量現金,重新引發通貨膨脹,並以龐大的政府刺激支出為後盾。這些舉措似乎創造了奇跡,日本股市飆升,日本經濟也成為世界上最強勁的增長案例之一。
  現在,安倍晉三的魔力似乎在一夜之間就煙消雲散。最大的衝擊是政府本周一公佈的數據,它顯示,日本這個全球第三大經濟體,在截至9月份的三個月中,經濟大幅下滑1.6%。這是連續第二個季度出現經濟萎縮,與經濟衰退的定義相吻合。僅在幾周前,民眾對安倍晉三的支持率還很高,現在他突然顯得非常焦急,在國家電視臺上直播現場發言,為自己的經濟計劃做辯護。
  大多數經濟學家都認為,出現這種狀況的直接原因是,銷售稅4月1日起從5%上調到8%,導致消費者收緊支出,影響了這個5萬億美元的經濟體。
  前耶魯大學經濟學教授濱田宏一是安倍晉三的復興政策的設計師,他說增稅措施從來都不是安倍經濟學的組成部分。實際上,他說,這是因為前任政府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在今年生效。他還表示,在安倍晉三所在的自民黨內,一些財政鷹派人物曾敦促首相讓它生效,希望它有助於緩解日本不斷膨脹的國家債務。目前日本的債務規模已經相當於它兩年多的經濟產出,是發達國家中最高的。
  濱田宏一等人表示,增稅背後的真正推手,是倡導預算平衡的財務省,在強勢的日本中央政府中,財務省是權力最大的一個部門。該國長期經濟低迷,政府財政赤字已經大幅攀升,財務省一直在力促上調銷售稅,認為這是獲得新收入的最佳途徑。
  濱田宏一等人說,財務省施加壓力,讓安倍政府上調銷售稅,聲稱如果延誤此事,就會讓人覺得日本在財政上不負責任,可能導致股市崩潰。財政鷹派人物同意財務省的說法,擔心如果不解決日本的國家債務問題,可能就會引發信任危機,讓日本無法出售債券。
  但在18日,安倍晉三無視財政鷹派人物,把第二次的增稅日期推遲到2017年。投資者稱贊他重新把焦點集中在了增長上,股市繼17日創下六個月最大單日跌幅之後,也出現了反彈。“財務省是一個很難對付的實力派對手,但安倍晉三擁有反擊他們的勇氣,”濱田宏一說。
  一些分析師說,提前大選的目的是削弱財務省的影響力。通過把增稅政策作為選舉的首要議題,安倍晉三可以逼迫自己政黨中那些與財務省看法一致的人士轉而支持自己。法政大學的經濟學家小峰隆夫說:“選舉是安倍晉三用來壓制對手的計謀。”
  濱田宏一樂觀地認為,經濟衰退只是一個暫時性的挫折,央行上個月底決定向市場註入更多現金,將會重新帶來增長。“火箭在晃動,但它不會墜落,”他說。“對於日本,安倍經濟學仍然是正確的政策。”
  其他專家並不這麼樂觀,他們指出,從日本經濟的規模來看,增稅是個相對較小的舉措。他們認為,這是一個跡象,說明安倍經濟學的潛在缺陷造成了這種損失。
  尤其是,這些批評家認為,安倍晉三未能兌現培養企業家精神和新產業的承諾,而且事實已經證明,他不願或無力挑戰中央機構和既得利益團體中那些抵制市場開放改革的人。例如,農業游說團體就已經阻止了一個泛太平洋貿易協定的簽訂,本來該協定可以展現安倍晉三所說的“更具競爭力的日本”的優點。
  安倍晉三的政策也未能阻止工資下滑。9月份,工薪家庭的平均收入連續第14個月下滑。刺激計劃和銷售稅上調可能加劇了這個問題。由於央行成功阻止了通貨緊縮,日本的商品價格出現了近20年來的首次上漲。但由於工資沒有增加,銷售稅上調又進一步推高了價格,大多數日本人感覺更窮了。
  天普大學東京分校的政治學教授傑夫·金斯頓說:“我認為,現在是時候說安倍經濟學失敗了。經濟衰退意味著安倍晉三未能實現增長,而且他也沒有推行結構性改革。狀況令人失望。”  (原標題:美媒:安倍決定提前大選或為削弱財務省影響力)
創作者介紹

go25goyrt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